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蛇燕】

之前有小宝贝儿说的蛇燕x
一百年没写文了hhhhhh

  飞燕跪坐于桌案前仔细的研磨着草药,耳畔却全是窗外吵闹的声响。灵蛇与无剑相谈剑冢之事,却不让飞燕跟着他,只是吩咐研制新毒一事。按理自己本就不该过问这些事,但是仍想尽自己一份力为尊上分忧。

  正值春深,暖和的很,山间盈满暖色,灵蛇抿着唇听无剑分析局势。到现在,木剑那些人的目的已经比较清晰,无剑打算先回剑冢探查消息,制定回击的方案,毕竟事由此处而起,能找到些线索也是好的。

  灵蛇推开飞燕的屋门,飞燕放下手中的药臼,起身拱手:“尊上。”灵蛇走到他身后的桌旁坐下,拿起药罐拨弄了两下里头的粉末,又凑近鼻子闻了闻,摆回案几上。“明日我准备和无剑一起去剑冢,庄里的事还是和以前一样交给你处理呢。”“是。”飞燕垂眸。灵蛇像是要再开口,刚抬起手指,又放下来,“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不带你一起?”“尊上自然有尊上的道理,属下不该多嘴。”灵蛇皱眉,但是又找不到可以挑他毛病的地方,明明已经确定了关系还是这般生疏,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问题。

  “等本尊回来之后一起去山顶赏花。”飞燕的眼神似有一丝松动,好像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的神色都柔和下来。他跪于灵蛇对面,大着胆子牵起灵蛇的手轻轻一吻,“早点回来。”

  灵蛇经常跑出去,回来之后也老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倒腾瓶瓶罐罐,飞燕本该习惯这些事,但是看着他的背影还是想伸手去抓,想再多有一刻的温存。

  已经过去些时日了,飞燕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看着天边明月,手边倒着酒壶,心里一团乱,也不知道为什么有憋不住的烦闷在胸腔里蹿。感觉他还是那么遥不可及,就算是他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就算是他们在亲吻,都有一种不可名状的酸涩,逼的他想哭。自己又做不到像无剑那样活泼讨喜,又无法和玉箫一样足以并肩站在灵蛇身边,只能躲躲藏藏,把喜欢一点一点拼起来,这样的东西迟早会碎掉的。他心里明明清楚的很,却又忍不住的贪恋他的拥抱。

  趁现在还来得及,趁还没有不可救药,是不是该把自己打醒了。飞燕眼眶泛着红,努力睁眼想看到月亮。透过这层黑纱,就像万物都是黑白的,没有人给它们上色,可是灵蛇站在面前就带来了所有温暖的色彩,为什么世界上只有他有颜色呢。飞燕不清楚。灵蛇要是再对他冷漠一点,他肯定能让自己清醒过来,但是偏偏往他手上送的都是糖,腻的发苦,最后连缺了点甜度都感知的出来。他也讨厌自己的敏感,生生扼制着自己的情绪,灵蛇还问他,是不是不开心。经历了黑暗总觉得这些东西如此珍贵,想把字字句句都珍藏起来,放在心底,就怕他最后露出半分厌恶的神情,笑他连个恶作剧都会当真。

  人们都说在最危险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个人。飞燕往前走,湖水一点点没过他的身子,最后他把头埋进水里。还挺暖和的,就是忍不住的发抖。骗人的吧,明明什么都想不起来,只有嗡鸣声,还有模模糊糊的水中气泡的声响,埋没了万物生息。好像一切都静止了,什么都不想思考,沉溺在黑夜里。

 
  瞬间一切都重新回到了他的脑子里,他像是被拽回了现实,起的太猛,脑袋还一阵阵的发晕,他下意识的去抓身边的东西,咳得弯起了身子,痛苦的皱着眉。等喘过了气,他有点迷茫的睁开了眼睛,“尊上……”那一刻,好像反应过来了什么,他总相信有那么一个人能带他走出去,除了他的尊上,他不信任任何人。他会回来吗。飞燕转过头,发梢还在往下滴水,打湿了脚边的大片土地。灵蛇在他身后怒不可遏的看着他,他听不见灵蛇在说什么,只是突然笑了出来,站起身抱住灵蛇,紧紧的抓着,好像抓住了整个世界的色彩。

  管那么多干什么,我爱他就够了,再也不想奢求什么。
 

评论(4)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