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剑琴】头白好归来


  “工部,可愿为我奏上一曲高山流水?”

  “只有阳关三叠,祝君此去经年快意逍遥无牵绊。”

  面前站着的明明是自己倾尽半生去追寻的人,却不想再往前迈步了。

  他从未这般面对青莲过,如今红着眼眶,咬着牙说出来的字句敲在青莲的心脏上,明明平日里只装了天下的眼中,现在映出的只有青莲无措的神情。

  他们之间,隔了一个盛唐。

  如今国力衰微,工部只恨这幅身子太经不起风吹雨打,不能撑起广厦千万间,就连站在他身边都显得那般无力。他一心想着救济苍生,而今却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这样的他怎么能站在青莲身边,不过徒增累赘。

  青莲有许多好友,三五至交,像是和谁都聊得开,二人同行时常碰上青莲之前打过交道的人,虽然青莲也不会冷落了他,但总有种不好受的滋味在蔓延。

  他越发觉得自己无足轻重,可有可无,青莲那样的人只是需要一个人在他举杯对月时或静听或畅谈,工部能做到,但是其他的人也可以。

  大概青莲只是喜欢他的安静聆听,而不是会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他。

  工部很早就知道了,但一直没有说破,每每望见青莲眼中的笑意和他寒夜中舞剑的狂傲身影,到了嘴边的话都只化成笑,静静的诉说着世间情丝万种。

  而今青莲重新开始他的路途,一个自在逍遥的人带着个累赘谁都不想看见,特别是一直把他当做自己敬仰之人的工部。

  “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他曾这样说。

  终于下了决心要离开,虽然猜到也许那人不会有什么反应,大概也只是挥挥手说些什么“总会相逢”之类骗小孩子的话,但他依旧想看看自己在青莲心里到底占了几分分量。

  破碎的,带着痛苦的期盼。

  乱世里有许多事情等着他们去做,心知肚明,谁都不想为情所困,却纠缠着坠进缚网。

  他确实没有挽留,只是愣了愣神道了句:“好。”

  最后还真是应验了那个像小孩子一样的玩笑。

  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工部,近来天气甚好,雪都融了几天了,暖和了,我在长安看厌了牡丹,何不与我一同出去寻些新鲜景趣?”

  他在纸上写“思慕不敢挂在嘴边,只能缩在屋里闷头写诗,你笑我‘作诗苦’,我笑着答又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才华横溢诗句信手拈来。”

  他顿笔,“其实这相思二字啊,须得慢慢酿,才最是醉人。”

  最后啊,他说“头白好归来”,他说水中的明月真美。
 
 

评论(4)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