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曦孤】

  孤剑已经有大半个月未曾见到过曦月了。昨日夜里回来孤剑都不知道,只是早起后发现有什么东西抱住自己往回拽。

  “唔,曦月?”那人手上的动作顿了顿,接着听见了人轻轻的笑,一阵凉意覆上脊背,接着就是细密的吻蔓延至肩头。

  孤剑忽的感到一阵没来由的烦闷,低声说了句:“明天我们就分开吧。”曦月像是并不意外,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松开了怀中的人,眯了眯一双桃花眼。“那要不,今日随我出去逛逛?”

  还没等孤剑回答,他就溜下床套好了衣物,整理完之后又去给孤剑梳头,把及腰长发拢起,在发尾系上了幽蓝的细绳。

  “甚好。”曦月看着镜中人,露出了与以往一样爽朗的笑。

 
  孤剑没他那么没心没肺,见他还是这般无赖,竟是从心底翻起了酸涩和无奈。

  当真是没想到最后为一情字所缚的竟是自己。看这人一走那些天,也像极了无甚牵挂。

 
  曦月看着铜镜中美人的头越来越低,眸子里全是一片沉郁,想着之前对自己说的话,也大抵明白了自家这位是在闹什么脾气。

 

  他与孤剑二人坐马车到外面的街市,今日街上的人分外的多。曦月一直用身子把外人挡开,孤剑想挣开他的手却被拉的更紧。

  “别闹,丢了我去哪找。”
  “……”

  孤剑在一处小摊停了片刻,又把眼神移开。曦月看了一眼,拎起摊上的一对玉佩,形状挺小巧,润如羊脂,他让店家把这包起来。

  “这是作甚?”孤剑皱眉,“喜欢就买嘛,就当是我送你的礼物。”曦月说着把绳展开,本该是带在脖颈上的,被他缠了几道绕在手腕处,本就不常见光的手腕一衬更显得白皙。曦月托起他的手凑近唇边一吻。孤剑飞快地收回手,脸上浮了层红晕。

  一路上曦月买了不少小玩意,还给孤剑添置了新的梨花白剑穗。孤剑许久为出门,见到什么都是新奇的,表面上气定神闲,其实看着什么都想凑上去把玩一番。

  曦月一直在他身边给他解释各种小玩意,偶尔看到有姑娘绞着手帕靠近就紧张的催着孤剑快走,还不忘回头瞪人家一眼。孤剑看了也不说什么,只是心里不太清明。

  二人上了一座石桥,身旁有些撑着伞走过的行人。到中间时曦月忽的停下了脚步,伸手扯了扯孤剑的袖摆。孤剑回头对上了他那双金色的眸子。

  正经的时候还挺好看的。他想着。

  “孤剑,我这次回来就不打算再走了。”曦月正色道。

  “偏安一隅可不像你的作风。”

   “之前只想仗剑江湖快意恩仇,”他抬头望着天边薄云“现在可真是厌恶了那些身边所谓风雅之人。虚伪到了骨子里,说着什么天下苍生,遵他什么浩然正气,尽是些表面之词,背地里谁都不知道是些什么东西。”

  孤剑在一旁沉默不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前几日我出谷去了了之前的恩怨,如今也没什么好挂念的,只是想回来和你一起煮酒听雨。若你想出去了,我们再去看山川大海,好不好?”

  孤剑看着对面的人严肃的神情,低声应了句好。

  再后来夜里二人手上的丝线交缠,玉佩碰撞出清脆的响。孤剑迷迷糊糊想起了明天是七夕,但好像又忘了什么东西。

  算了,不管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