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曦孤】

带点黑的曦月和孤剑。
两个互相套路对方的人。

  曦月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仰着头带着桀骜的看着身前的人,眼神里不知是厌恶还是淡漠。孤剑曾亲眼见证那双眼睛里的光从狂热变成黯淡,曦月曾把孤剑当成整个世界,不过也只是“曾经”。

  几年前曦月最后回头看他的那一眼,满是惊异与失望。不过一场误会,却让他们分隔如此之久,孤剑如今终于寻到他,当即就把人迷晕了绑回旅舍,等曦月醒过来,双膝已经跪的发麻。


  孤剑踩着他的肩,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曦月像是嫌恶般看了他一眼就别过头不再理会。

  孤剑冷哼一声,靴尖挑回他的脸,再从脖颈到锁骨再到胸膛一路碾压蹂躏,引得他发出细碎的呻吟。最后划过小腹,踩上胯下鼓囊的一团,用鞋跟挑逗拨弄着。

  曦月瞪了他一眼,他回礼似的眯起眼睛,像是盯着待宰的猎物,眸中满是冷冽的光。

  “我知道你恨我,不过这里还真是诚实。”孤剑挑衅般加重了脚上的力道,踩了踩已经立起的顶端。曦月低头咒骂了一句,孤剑歪着头皱皱眉,俯身凑到他耳边:“如你所愿,我就是这么恶心,不过你也好不到哪去。”

  他从怀中掏出许久之前曦月送他的耳坠,别在曦月的耳朵上,“这个还你。”他起身绕到曦月背后,扯住他的头发逼迫他仰起头,喉管骤然被扯的发紧。不过他也只低声发出意味不明的呜咽。

  “还有我的心脏,你要吗?”孤剑抬脚朝他后背踹去。曦月一个不稳直接翻倒在地,头磕的生疼,触到地面的冰凉。孤剑并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踩上他的脑袋施力下碾。曦月感觉自己的头骨都要裂开了,颧骨被挤压的痛楚清晰的传进脑子里。

  他费力的张了张嘴,终于吐出一个音“嘁。” 孤剑抬脚压下身子轻咬他的后颈,这种弱点被他人把握在手里的感觉很不好。曦月扭着身子想挣开,又被踩住脚踝,曦月疼的咧了咧嘴,却依旧别过脸不想让孤剑看见。

  “看着我。”孤剑开口,依旧和以前一样清冷的语气,曦月朝他龇牙,像困兽的垂死挣扎,金瞳中迸出的火让他看的浑身难受。他又问了一遍:“我的心脏,你要吗。”

  曦月不太明白他的意思,只当他是疯了,“你到底要干什么?”曦月极为不耐烦的开口,“只是看你这样太滑稽可笑罢了。”曦月太了解他,捕捉到他语气中的一丝颤抖后立马揶揄回去:“你在害怕?”

  孤剑呼吸一顿,只觉得心脏微微作痛。“怕什么?怕我再费尽心思的从你身边离开?怕之前的那个我再也回不来了?”痛苦和挣扎浮现在孤剑平日里波澜不惊的脸上,显得极为不自然。

  “你心里都清楚这是谁一手造就的。”

  “不过啊。”

  曦月翻身一个打挺跳起,孤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掐住脖子压在墙壁上,睁大的眼睛里满是不可置信。

  他抵住孤剑的额头,“一起坠入地狱吧。”每个字都像是挤出来的,带着浓烈的爱恨,敲击着孤剑的心脏。

  孤剑闭上眼,勾起一个他看不见的笑。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