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秋归】夜静春山空(二)

秋水通常都是教弟子们习武的,念书都是另一位先生在管。上完早课后一群人就在太极广场排好队,等秋水走到他们面前站定,一群人才整齐的出声“师叔好!”秋水点点头,介绍了两句归一就让他归队了。

  之后的教学归一看的很认真,一招一式都不敢有丝毫懈怠,秋水只用余光瞟了几眼就放了心,毕竟连师尊都夸他天资聪颖,学识过人。

  结束后归一跑去拉着秋水的衣角,抬起头看着他,像是在讨要奖励。秋水伸手揉了揉他的小脑袋,笑着和他说着什么。后面的弟子们都有些慌了,还真没见过秋水师叔这般模样。

  之后的几日归一也照常缠着秋水,与他讲教书先生教的新文章,还晃着脑袋背给秋水听,又或是秋水指点他论道,两人慢慢熟络起来,秋水也记下了他的喜好,归一也会在秋水看书或休息品茗时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他,仿佛浮生尽歇。

  秋水偶尔从书卷中抬起头来就会看到归一趴在案几上睡的香甜。看着面前的小团子,秋水忍不住伸手捏了一把小脸,他挑起归一的一缕发丝,轻轻一吻。归一有些迷茫的睁开眼,无措的看着面前的人,“秋……秋水师兄?”秋水笑的一脸无辜,看他这个反应,又忍不住亲了一口归一的脸蛋,“这是表达喜欢的一种方式哦。”

  归一脑子里一片空白,红着脸点了点头,撑着桌子给秋水回了个礼。

  小孩子真是,又可爱又让人忍的难受啊,快点长大吧。

  几天后的端午节,秋水给归一一个长方体的紫檀盒子,归一道了谢过后欣喜的打开,里面盛着一条精心编织好的剑穗,挂着半长的淡黄色流苏。配极了归一的发色和剑柄。

  “哇!师兄真棒!好好看!”归一捧着剑穗,抬头看着秋水笑开了花。

  “如此良辰美景……”“何不一战解忧?”

  两人都只持训练用的木剑,碰撞声从大厅一直持续到室外,归一虽还没有秋水那般出招有力,但身形灵活,一次次堪堪躲开秋水的出招。归一看得出来秋水到底只用了几成功力,刚刚好够自己勉强应付,而又不给自己留一点反击的破绽。

  短兵相接之间,还没几个回合归一就已经累的不行,凌乱的发丝被汗水沾湿黏在脸上。秋水饶有兴致的盯着归一看,见人疲了也放慢了手上的动作,却没料到归一后脚一蹬地腾空而起,直直刺向秋水,秋水眼睛一亮,心中默默惊叹,微微侧身,剑锋贴过秋水的袖摆擦过,虽是木剑却也感觉到了一丝冷冽。

  秋水一手捞起坐在地上喘气的秋水,让人端坐在凳子上,伸手理了理归一的头发,看着他憋红的小脸和眼睛里透露出的兴奋神情,“怎么?很开心?”归一微微点头,他很喜欢刚刚那样,秋水眼中只有他一个人的样子。是为他而专注的神情。一想到就会让他感到无比满足。

  “之后我会单独安排时间来指导你。”秋水正色道,他已经差不多摸清了归一的底子,他需要一套专门的训练方法,专门为了几年后的掌教而准备。

  归一摇了摇头。

  “怎么?舍不得和其他人分开?”

  “不是。”

  “训练时间想调整?”

  “不是。”

  秋水思考了几秒,归一盯着他,缓缓开口:“怕师兄累着。”

  秋水还没来得及感动就对上了那双明显带着不满,委屈,甚至微微怨气的眼睛。秋水也没想明白,只好答应了几句,又轻声细语的哄。
 

  师兄怎么能在我不在的时候看着别人。

  怎么可以。那双眼睛里只能有我一个人。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