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蛇燕】只他一人。

*负能
*哭泣的燕和暖暖的尊上。

  风雪初歇,飞燕看着外面还带着些灰色调的天思考了一会,推开了木门。

  果然还是冷的紧,飞燕想着,但并没有回去拿披风,靴子踩在雪地上发出“咯咯”的声响,缓慢,沉重。

  他时不时就会出来走走,放松一下自己,只是方式比较奇怪,不过对于他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了。

 
  飞燕微微矮身捧起积压在灌木上的一大团雪,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指尖变红。冰凉的触感逐渐变成像是燃烧一样的刺痛,直到失去知觉再也握不住。眼睛由于长时间看着雪找不到焦点而有些酸痛。他用力眨了眨眼,一步一步往回走。

 
  他回到桌前,从怀里掏出他的银梭,尝试了几次之后勉强捏住,颤抖的在小臂上划出一道道血痕。上面还布着之前留下的痂。

  还不够。他用力绷紧手臂,看着血液争先恐后的溢出来滴落在地上。他也曾经挣扎过,但现在他只想看这个世界还能糟糕成什么样,还能让他走到哪一步。

  有点晕乎乎的,右边的脑子还有点疼,只是一阵一阵的,不足以让他痛苦到呻吟出声,但是慢慢的折磨也难受的要命。

  恍惚间听到灵蛇唤他的声音。他从两臂间抬起头,迷茫的看了看前方然后戴上了手套,放下了袖管,整理好衣物,确认没有不妥之后出了门。

  “尊上。”开口没有一丝颤抖。他站的比平日近了些,灵蛇抬了抬眼,看不出有什么不同,“清理一下。”

  飞燕把一旁的药人扔进了炉子里,看着跳动的火焰把他们一点点吞噬。

  “飞燕?”他走回灵蛇身侧,灵蛇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不舒服吗?”飞燕退了一步,“无妨。”灵蛇皱了皱眉。

  好痛。好暖和。

  灵蛇起身向他走过来。

  不要啊,停下来好不好。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般模样啊。

  飞燕的脚步有些虚浮,在灵蛇拽住他手腕的一刹那突然就晃了晃身形软倒在地。隐约听到灵蛇在叫他的名字,以及杂乱的脚步声。

  好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飞燕尝试着睁开眼,一片黑暗。晚上吗?他坐起身,想伸手点燃床边的烛台,好像碰到了什么滚烫的东西惊得他一缩手。

  恐惧像疯长的藤蔓一般蔓延过来。他揉了揉眼睛,还是只有黑色。

  “尊上?”他下意识的喊出声。他听见了脚步声,这么多年过去了,凭脚步声认出灵蛇已经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灵蛇在他身旁坐下,“好点了吗?”飞燕点头。他知道灵蛇一定见过了那些伤,那些他原本打算瞒一辈子,永远不见天日的伤。他害怕会失去一切,最后是他的尊上。

  “没事了。”灵蛇什么都没有问,只是把飞燕拥在怀里,轻拍着背。飞燕确实贪恋着这种温暖,却不敢逾越。

  飞燕挣开他的怀抱,去拉他的手,眼神里只有一片浑浊。灵蛇垂眸,牵起飞燕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处。“玉箫说会短暂失明,雪地对你的眼睛不好,本尊给你做了眼罩,之后不许离身。”飞燕点头,突然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想离开这个人,他就彻底没有牵挂和期盼了。自己的存在也只会带来麻烦吧。

  “我会陪着你的。”灵蛇突然抬手揉了揉他的头,没有像平常那样的自称,带着安心的熟悉感。

  这样,我怎么舍得……

  飞燕感觉到温软的唇印上自己的眼角。

  真是败给他了。飞燕攥紧灵蛇的衣角,像是崩溃一样哭出来。
 

评论(5)

热度(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