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曦孤】日常脑洞

私设如山
完全是因为想写最后一句话才开的脑洞´_>`

  曦月在外出任务时一般都把手机关机或者静音,只有偶尔闲下来才迫不及待的给孤剑发短信。“还活着。”“嗯。”

   就算是这样的对话都能让他重新打起精神投入到工作里。

  最近这几天忙着打探行踪,一回宾馆倒头就睡,恨不得就死在床上也是幸福。

  差不多摸清了目标的动作之后终于有时间放松一会,曦月抱着枕头打开手机,还没等到那屏幕亮起来自己就那样睡着了。直到三四个小时之后生物钟准时把他叫醒。

  “计划很顺利。还有几天就能回去了。”“没死在外面真是可惜了。”“我死了谁来疼你”“滚。”

  曦月笑着把手机放在枕边,想象了一下孤剑抱着手机等他消息的样子,莫名的有些开心。

  第二日深夜,目标与他们所判断的一样进了巷子。曦月正靠在墙边抽烟,听见越来越近的脚步声,掐了烟头丢在地上,手上把玩着随身携带的小匕首。

  那人低头匆匆的走,转弯都没有发现曦月,曦月有些不满的皱皱眉,向前跨步拍了一下那人的左肩,“喂。”
 
  那人大概是吓了一跳,匆忙掏出口袋里的刀就想往后捅。可惜还没来得及出手就被曦月单手制住,右手横握的匕首已经到了那人眼前。从左眼角发力划过鼻骨再扎进右眼。

  曦月能感受到他的挣扎颤抖,他的尖叫才刚出口就被割了喉咙,手握着刀刀胡乱的在空中挥舞,但也只是一会就摔倒在地上。

  曦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对眼睛感兴趣,大概是从他看到孤剑的眼睛里有一片海洋,而自己拼命想要溺死其中的时候吧。


  曦月甩掉刀上的血迹,重新入鞘。摇头嘲笑自己怎么什么时候都能想到那个人。他蹲下身子确认了那人的死亡,其他人应该也都完成任务了。

  他重新点上烟,也不去联系其他的同伴,直接开车往家赶。路上下着雨,也不大,一路哼着歌看着窗外的雨帘。

 
  等曦月重新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他站在门外思考了半天人生才承认自己出门忘记带钥匙这个愚蠢的错误。

  他打开手机给孤剑发了条短信,“我快挂了,开心不。”这么晚了,不知道他看不看得到啊。

  还没半分钟,他就听到了里面走动的声音。开门声和短信的滴滴声同时响起。

他也不去看手机,张开双臂就想去抱孤剑,被一脸嫌弃的推开。

  “我都快死了你还不让我抱!”曦月装作委屈的看着孤剑。“被自己蠢死的吗?”孤剑看着他被雨水黏在脸上的头发,开口就是无情的嘲笑。

  随即又皱了皱眉,大概是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淡淡的血腥味,抬眼看了曦月一眼,带着疑惑。“没事,可能溅到身上来了,刚刚下雨居然还没冲掉哈哈哈哈。”

  孤剑翻了个白眼就把他拽进了浴室。

  曦月坐在床边,乖乖的让孤剑帮他吹头发。“我不在的时候你都干些什么啊?”

  孤剑歪着头想了想。

  “晓看天色暮看云。”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