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梦间集】冬季的清晨

最近冷怕了_(´ཀ`」 ∠)__ 快挂了。

  曦孤

  曦月喜欢温暖的阳光,而且十分畏寒,孤剑是知道的。每次到了冬天整个人就蜷成一团,不过再怎么样都止不住他的跳脱。

  大清早睁眼后看到孤剑还在安稳的睡着,心中竟还生出一点自豪。曦月小心的爬下床洗漱,还没几分钟就缩着脖子溜了回来,一把掀开被子就往里钻。冰凉的手直接贴上了孤剑的腰腹,腿也闲不住的往他身上缠。

  孤剑被冰的一激灵,慢悠悠的睁开眼,“都跑出去了又回来,怂了?”说着还是把曦月的手捂在手心里。“不行了,真的超冷!”曦月笑的和平常一样没个正形,如果忽略冻的发颤的牙的话。

  “果然还是宝贝儿身上最暖和。”

  归秋

  归一把毛巾搭回架子上,转身走进厨房。见秋水正在煎蛋,便走到秋水背后环住他的腰,头搁在秋水肩上,手上冰凉的水温隔着一层衣物清晰的传递温度,还在慢慢往上移。

  秋水用左手拍掉归一作乱的手,归一笑着去挠秋水的肚子。秋水有些哭笑不得,想躲却又不敢松开手中的锅铲,只能往归一怀里缩,“归一归一,别闹了。”

  归一放慢手上的动作,看着秋水不说话。“真是,”秋水见状摇摇头“这么大了还这样。”说着侧身微微仰起头在归一的唇上印上一吻。

  归一心满意足的乖乖坐到餐桌旁敲碗等早餐。

  屠倚

  对于谁洗碗这个问题倚天和屠龙一直没有定论,每次都得打过一场然后被玄铁一手拎一个扔去一起洗。今天的兄弟俩也是这么和谐呢。

  “倚天!”“嗯?”“屠龙你干嘛把泡沫抹我脸上!”“哈哈哈哈你这样多可爱。诶——别动手别动手。”“哼,扯平了。”两人抹掉脸上的泡沫继续手上的活。

  倚天看屠龙的手在冷水里冻的发红,刚想给他暖暖就被屠龙用泡沫捏的一对尖耳朵放在了头顶上。

  “在此一试,倚天锋芒!”

  圣金

  酒足饭饱,圣火窝在沙发里看最近上映的电影,金铃儿擦干了手往这边瞟了一眼。圣火感觉到他的目光,开心的张开双臂做迎接状。

  金铃儿好笑的看着他,走过来坐在他怀里。“铃儿,下次这些还是我来吧,冬天水太凉。”圣火歪头蹭了蹭金铃儿的脸。“那我不就真的没事干了吗?什么事你都不让我做。”金铃语气中带着埋怨,却偷偷红了脸。

  “不啊,铃儿一直都很尽责的帮我暖床啊。”圣火亲了口金铃儿头顶的碎发。

 

评论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