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燕蛇】

晚自习的脑洞产物。_(´ཀ`」 ∠)__

  “咔嗒。”钥匙插进锁孔转动。飞燕反手带上门,匆忙的走进卧室,看到床上浅眠的人才终于安了心。放轻脚步走到床边凑近吻了灵蛇的侧脸,轻柔的几乎感受不到,像是对待自己最珍爱的宝物。

  飞燕凝视着灵蛇微微颤动的睫毛和蹙起的眉,还戴着白色手套的手指触上他的眉心,想抚平他的眼眉。暖意透过略带粗糙的布料渗入指尖,牵动飞燕的神经,点燃了整个大脑。

  他伸出手解开了出门前绑在灵蛇手上的系带,然后定睛看着灵蛇悠悠转醒,他倒是特别享受这个过程,就像他喜欢看灵蛇压抑着喘息一点点吃下那个物什的时候,视觉的刺激甚至超过了肉体上的。

  冷冽的目光从灵蛇半眯的眼眸中透出,墨绿色的竖瞳搭上上挑的眼角更是摄人心魄。

  “回来了。”灵蛇淡淡开口,略带沙哑的声线撩拨着飞燕的神经,让他的眼神都染上兴奋。他在灵蛇颈窝嗅了嗅就张口咬上,留下一片湿意,虎牙抵着脖颈缓慢摩擦,带着点危险的意味。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后又向下吻上锁骨,满是疯狂的啃咬或是吮吸都足够让灵蛇抑制不住的哼出声。最后停在左肩侧边细细舔舐,像是野兽在舔自己受伤的伤口。动作虽没有刚才那般着力,却更让灵蛇心里痒的难受。

  灵蛇活动活动手腕,抬手掐住飞燕的脖子,逼着人对上他的视线,手上的力道逐渐加重,飞燕紧皱着眉头发不出声音,眼睛里却是毫不掩饰的痴迷,像要燃烧起来的红瞳盯得灵蛇一阵不爽,他缓缓开口:“你信不信,本尊现在就弄死你。”眼神中满是威胁。

  飞燕半天只挤出几个字“不会的。”窒息的感觉并不是第一次感受到,但依旧能让飞燕感觉到异样的快感。

  我知道你下不去手,一个聪明的人本不该有软肋。

 
  灵蛇骤然发狠似的施力,指甲都快嵌进皮肉,然后才松开手。飞燕一下子脱力埋进灵蛇发间,急促的呼吸声打在灵蛇颈间,激得灵蛇一阵战栗。

  “好软。”飞燕低声喃喃,他并不畏惧灵蛇的威胁,全身心只投入到这个人身上,除了与灵蛇离开其他的一切都无法使他产生“恐惧”这个情绪。

  飞燕瞟了一眼放在床头的红酒,拔开瓶塞,顺着灵蛇的颈窝倒下,暗红色的液体顺着胸膛淌下,留下浅色的印记,乳尖还挂着滴水珠。他盯着灵蛇,俯下身舔掉摇摇欲坠的那滴酒液。

  灵蛇瞪了一眼飞燕,在他眼里却充满了挑逗的气息。飞燕左手抽出绑在腿上的手枪,淋上剩余红酒,伸到灵蛇唇边,抬了抬枪口示意。

  灵蛇伸出舌尖试探性的碰了碰枪杆看着飞燕眯起的眼睛和紧攥着枪的手,垂下眼眸勾起唇角,慢慢含住了枪管,吞吐了几次,来不及咽下的口水顺着嘴角淌下。灵蛇又用舌顶了顶枪口才退开,从底部开始舔舐,闭着眼感受着佳酿的丝丝酸甜在口中化开。

  一路吮吸至顶,还特地发出啧啧的水声,伸出舌头描摹了一遍枪口的铁圈,落下一吻。抬头挑衅的看了一眼飞燕。

  飞燕一把抽出手枪扔了出去。

  “尊上,您可真美。”

  灵蛇环上飞燕的脖子,“真是变态。”

  飞燕恶意的挺胯顶了顶灵蛇,“谢尊上夸奖,您也是。”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