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秋归】夜静春山空(一)

*大秋小归
*两人略切开黑
*幼儿园文笔。

  秋水第一次在终南山上见到归一时,归一才十二左右,牵着师尊的手,紫色的眼眸中带着这个年龄鲜有的沉稳。他抬眼与秋水对视,秋水看见了他眼底微不可见的瑟缩。

  秋水感知到这个孩子的不平常,甚至觉得他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全真。

  但他随即打消了这个念头。师尊叮嘱了一番就让秋水带着归一到了给他安排的住处。

  秋水半弯着腰,拍了拍归一的肩:“你今后就住在这里,我就在你隔壁,有什么事就来找我。”面前的小家伙打量了他几秒,点了点头。秋水笑了笑算是回应,先跨步踏进了屋子。

  帮归一打理好行装之后就起身准备告辞。

  “诶,那个……”

  “秋水。”

  归一一愣,勾了勾唇角,“归一。”

  秋水离开后,归一一个人坐在床榻上,两只小手托着脸,回味了许久那个笑容和流转的眼波。

  和他的名字真像,秋水。

 
  次日,归一并没有直接被安排课程。秋水带着他四处转了转熟悉环境。

  天气正好,偶尔几只飞鸟掠过天际,微风拂过草叶,小溪冲刷石缝的响动和上方传来的低微呼吸声就足够填满归一的心脏了。

  两人寻到一处长椅,秋水拂去上面的灰尘,坐下后拍了拍身侧示意归一坐到他旁边。

 
  “想家吗?”秋水看着远方的论剑台似是无意的开口。

  归一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也没什么好留恋的,在外历练还能增长见识,磨练武学,不在拘泥于一方天地。”

  秋水挑眉,饶有趣味的看着归一。乖孩子更是让人莫名的想疼爱啊。

  “况且还遇到了秋水师兄……”归一低着头小声道。

  “嗯?”“师兄人很好。”秋水看着这个还带着稚气的脸孔和那双满盛着喜悦的眼睛,有些哭笑不得。

  “我们才认识不久吧,这么快就下定论了吗?”

  “我能感觉到,说是相遇,更像久别重逢。秋水师兄和别人不一样。”归一认真的看着秋水,想让自己看起来不是在开玩笑。

  秋水被归一的一番话惊着,这个小孩确实有趣,说话都一套一套的。

  他低下头笑了。归一伸出手扯了扯秋水的衣袖:“等我长大。”“好。”

  归一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只是想尽快追上这个人的步伐,想让这个人身边有自己的一方空地,最好只有自己。想着,归一舔了舔唇角。


  那天,他们聊了很多事情,从自己的家乡聊到重阳宫,归一就坐在石椅上晃着腿听秋水讲故事。晚上归一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们穿过大街小巷,穿过拥挤的人潮来到彼此身边。

  等他笑着醒来,就看到秋水坐在他床边笑的一脸意味深长。归一小脸一红,扑腾着起身冲下床洗漱。之后归一坐在凳子上,垂着眼眸不去看镜中秋水的脸,秋水站在身后替他梳头。

  “归一知道自己刚刚在睡梦中说了什么吗?”

  “不……不知道。”归一有些紧张的扣紧凳子的边缘。

  “归一刚刚叫师兄给你买糖葫芦了。”秋水抬起还握着梳子的手,用手背掩着笑意。

  “糖……糖葫芦?”归一喃喃。

  “哦?看来真的梦到我了?”秋水心情大好,顺手给人绑了个麻花辫。

  归一一愣,反应过来后气急败坏的抬起头“秋水师兄,你!”看到镜中人的笑意,一下就没了脾气,又乖乖坐好。

  “归一这么喜欢我吗?”

  “没有。”

  “真的吗,好伤心。”

  “……喜欢啦。”

 
  之后归一看着镜子里扎着麻花辫的自己,心情复杂。

  现在收回刚刚的话还有用吗?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