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叫对方起床的小段子

好像画风越来越偏hhhhhhhh

  归秋side
 
  归一盯了半晌怀中人安静的睡脸,心中万分纠结。

  怎么办?秋水师兄怎么还没醒?昨天做过头了?这……早课时间快到了啊。可是,真是不想打扰他啊。

  虽然手臂上一阵一阵的酸麻刺痛着归一的神经,但他还是努力调整好呼吸让自己保持着这个姿势。

  半晌,归一抱着必死的决心凑近蹭了蹭秋水的脸。

  啊……不行,好软。

  归一迷迷糊糊的想着,忍不住又蹭了两下。

  “唔,归一?”秋水费力的睁开眼睛,下意识的伸手揉了揉归一的头。嗯,毛茸茸的,像大型犬。

  “师兄?我……我不是……这……”归一没想到秋水如此浅眠,或许是自己刚刚没控制好力道?

  秋水挣开归一的怀抱,理了理他垂下的发丝,“今天不是还有早课吗?快去吧,别让天罡又一顿好训。”

  出门之前被秋水环着脖子一吻的归一整个人都是飘着进的大厅。

  【天罡:没眼看。】

  圣金side

  “快起来啦别闹了!”金铃想推开身后的人却又被圈的更紧。

  “今天反正没什么事嘛,想多抱会儿。”圣火把头埋进金铃的发间,呼吸着只属于他的味道。

  “你!放我出去我要去洗漱了!”圣火也没回应,只是顺了顺金铃的头发,像安抚小猫咪一样揉了揉发顶,满意的看着人颤抖着往自己的怀里缩。

  “怎么?饿了?”早上刚起来,嗓子还带着沙哑,放在圣火身上别是一般味道,挠着金铃儿的心。

  “嗯。”金铃儿只闷闷的回答。

  “想要我喂饱你哪张嘴?嗯?”圣火轻笑着在金铃耳畔轻声道。

 
  虽然手腕上被留下了一圈牙印但圣火还是在开心的做早饭。

  “这是调皮的小花猫留下的专属印记哦♥”

  蛇燕side

  “尊上。”飞燕站在床边轻声唤着。回应的只有沉默。

  “尊上。”飞燕皱了皱眉。看着床上的人睡的一脸安稳,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罢了,尊上整天炼药也很累吧。让他再睡会。

  于是飞燕承包了灵蛇一天的活动。

  睡到下午的灵蛇炸着毛坐在床上揉着眼睛。

  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飞燕呢???


  曦孤side

  没有什么是打一顿不能解决的。

  如果有就再打一顿。

  如果还有就去床上打吧。

  什么别问我我不知道【正经。】

 

评论(15)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