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今天抽到的梗。感觉挺带感的。
一篇曦孤的段子



  我做了一个噩梦。

  四周只有浓重到让人透不过气的漆黑。

  虽然已经习惯了在黑夜中生活,但是这种压抑的黑却从来没有体会过。

  凭借着自己的触感和微弱到可以忽略的光线,大概能判断出自己是在绝情谷的情花丛里。

  我只能一直往前走,不知道哪里才是尽头。

  现在才感觉到曦月说的恶心的粘稠的黑夜的意思。

  曦月呢。好想见到他。

  回应的只有不远处树上的蝉鸣,在寂静的黑夜里尖锐的划出一道裂缝,惊起山间飞鸟。明明是夏夜,却冷的让人发颤。

  半晌,四周又重归与平静,静的让我怀疑我是不是还在这个世界上。

  还好我还能听到自己的呼吸声和踩在泥土上的鞋跟粘起已经破碎沾满污秽的花瓣的令人作呕的摩擦声。

  我走到哪了。

  感觉身边的情花越来越密集了,茎上的刺撞击身上的金属挂饰的声音不停的响起。手指能清楚的触碰到情花柔软的花瓣,激起一阵酥麻。

  还要往前吗。

  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耳坠,手却只划过了空气。

  什么都没有碰到。

  在原地愣了半晌,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耳坠呢?

  曦月?曦月在哪?

  我开始疯狂往前奔跑,喘息声越来越急促,也不管已经散乱的发丝被汗水黏在脸上带来的轻微瘙痒,就算被情花的刺划破了手指也没有停下。


 
  空气中弥漫起血腥味,向前慢慢的变得浓厚刺鼻。

  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好恶心。

  情花已经密集到阻隔了前方的去路。

  我慢慢停下来,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抬手擦了擦额头上泛起的薄汗。

  周围的光亮似乎让景物变得慢慢清晰起来。

  面前的是一大片肆意疯狂蔓延的血红的情花。就在我前面四五步的地方,我看到了熟悉的脸。

  就算已经被血污覆盖住了侧脸,但是无论他变成什么样子我都能认出来。

  为什么要闭上眼睛。

  看看我啊。

  曦月……

  我开口想唤醒他,就算知道这是徒劳的。

  曦月腰侧的伤口很深,就像被拦腰劈开一般,干涸的黑色血迹遍布到我的脚下,失去了它们原本的活力。

  发生了什么。

  我努力伸手想触碰到曦月的脸,颤抖着抚摸着。你说话啊,你怎么不开口嘲讽我了,看到我这样落魄的样子你不应该很开心吗。

  你怎么不跳起来笑着跟我开玩笑了。

  怎么不笑我这般痴狂了。

 
  偏头看到曦月手中好像还攥着什么,我疯了一般扒开面前碍事的花,伸手掰开了曦月的手。

  像太阳一样的耳坠,那本是他亲手给我带上的。

  真是,刺眼啊。

  情花的刺扎进血肉,却带不来半分痛感。

  我只是低下头,慢慢坐下来,看着曦月的脸,就那样呆呆的看着,什么都不想干。


  “孤剑。”

  耳畔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我猛地从床上坐起,捂住胸口大口的喘着气,冷汗浸透了衣衫。

  眼前是曦月笑的一脸欢快。凑到我身旁,在脸颊上落下一吻。

  我感觉到有什么冰冷的东西从眼眶中滑落。

 
  “早上好,早餐想吃什么?”


 

评论(7)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