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蛇燕】恐大梦一场(七)(完结)

私设负能燕 ooc注意


  寒风似乎在永不停息的肆虐,耳畔全是凄厉的喊叫与烈火吞噬房屋发出的木材爆裂的噼啪声。恸哭的声音此起彼伏。

  当飞燕睁开眼睛时,满目火光灼痛了双眼,他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脸颊上黏腻的鲜血,手中还攥着他的银梭。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已经在他脑子里出现过无数遍,他只祈求时间能快点过去,快点带他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就是这个怪物!”
 
  “打死他!为民除害!”

  各种斥骂充斥在他耳畔,不知道有多少人围在他的耳边,伸着手指指点点。

  飞燕只觉得脑子像要炸开一般,他捂住自己的耳朵,缓慢的蹲下去,拼命的摇头。

  “不是的,不是我。”

  “我是亲眼看到你拿着那个破链子要了我孩子的性命!你还在抵赖!我就知道你是个不详之人!”

  “早知道就在你小时候就把你弄死!怎么养成了这样一个祸害!”

  面前的老妇人近乎疯狂的哭喊,声音已经尖锐到不像是一个人类能发出来的。直直刺穿了飞燕的心脏,他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只能看着自己向前一扑,单手撑地,另一只手甩出自己的银梭,割断了那个不听叫嚷的老妇人的喉咙,声音在一刹那停止,鲜血喷涌而出,溅了满地。

  从小就因为自己的红瞳而被说成是怪物,所有人都疏离自己,飞燕只能成天闷在家中习武,想有一技之长,没想到又被人所害,控制了心智,在村庄里屠杀纵火。更激发了人们的恐惧,进而转化成为愤怒和疯狂。

  飞燕的动作引发了人群新一波的骚动,大家看着又一个人倒下,都想发了疯一样要往前冲想置他于死地。

  我不想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啊。飞燕痛苦的闭上眼睛,等待命运的宣判,在这样一群人面前,什么都是苍白无力的。况且那些人,那些还在燃烧着的房屋,全是他亲手所为,人们从来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到最后,他都没有等到那个曾经向他伸出的手和那个高大的背影。只是在一片尖锐嘈杂的叫喊声中渐渐失去了感知,最后只剩一片火海。

  解脱了吗。

  不该是这样的。

  不是的。

  不要走啊。

  求你了。不要留我一个人。

  飞燕是被手掌的刺痛惊醒的,他倏的从床上坐起,冷汗浸湿了衣物,他低头喘着气,看到自己手中正紧握着那枚银梭,已经嵌入皮肉,向外淌着血。

  尊上……尊上在哪……

  飞燕有点恍惚,一阵阵寒意从后脑蔓延至全身,他甚至来不及思考,身体就做出了选择。

  一推开门就看到大片雪花飘落,他出来的急,没有拿上眼罩,下意识的挡了挡眼睛就冲进了风雪中。

  飞燕拼命的向那个温暖的方向奔跑,跌跌撞撞的凭借自己的本能向前。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上留下一串凌乱的脚印。

  尊上现在应该休息了吧。他明明已经是厌恶自己了吧。不要去啊。不要啊。停下来,求你了停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绊到了什么,飞燕双膝一软扑跪在地上,紧握的双拳颤抖着,冰碴黏在手掌的伤口上,已经一片模糊看不清哪是完整的地方了。

  飞燕紧皱着眉头,大口的喘着气,仿佛在经受什么极刑。惊慌与痛苦似要从他拼命睁大的双眼中溢出来。原本整齐利落的马尾如今也散落下来,凌乱的发丝混杂着雨水粘在脸上。

  耳边呼啸而过的寒风都没了声息,他只能感受到双腿埋在雪地中冰冷的刺痛和胸腔里连呼吸都能感觉到的灼烧。混乱的记忆在脑内疯狂翻涌,一下一下的敲击着他的心脏,每一点都在侵蚀着他的理智。惨白的唇翕动着,却又发不出一个音节。

  喘息声逐渐微弱下来,冷到失去知觉的手肘再也支撑不住他疲惫的身体,侧身软倒在雪地里,他抱着头,痛苦蜷缩成一团。

  天地终归于平静,浮生尽歇。






  灵蛇回到屋后过了片刻,无剑就敲响了灵蛇的房门。
 
  “何事?”

  “灵蛇尊上,我想我们之间有点误会。”

  “误会?本尊与你并无交集,何来误会一说?”

  无剑已经能清楚的感觉到灵蛇语气中的不友好了。

  “您先让我进去吧,我们当面说。”

  蛇侍为无剑开了门,刚步入正厅灵蛇的手杖就贴着无剑的脸擦过,一声闷响直接插进了身后的墙壁里。无剑被吓的不敢动弹,下一秒灵蛇就欺身压过去,单手撑在无剑脑袋旁边,一种无形的威严压迫着无剑。

  “您……有话好说……有话好说。”灵蛇冷哼了一声,把手杖拔出但并未退后半步。

  无剑忐忑的把他和飞燕之间的对话挑着讲了一下,也解释了下午那是个什么样的状况,“那确实是情花茶,但是飞燕可能错拿了孤剑的杯子吧。”无剑挠了挠头“曦月可能往孤剑的杯子里掺了酒。”

  无剑已经快满脸黑线了。怎么他们惹的祸全让我收拾。

  “不过我能很清楚的感觉到飞燕的心思。他每次讲到您都很开心。”无剑偏了偏视线,像是在回忆着什么,笑了笑。

  他身边的人,都是经历了无数次风雨之后才走到现在,既然缘分使他们相遇,而他们自己选择了相知相守,那便是一种幸运。

  灵蛇沉默了很久,并未言说什么,只是让无剑离开了。

  他独自坐了片刻,忽又想起下午在飞燕桌上看到的那封信。他把信拆开,一字一句的往下看,信很长,有很多他从来没有想到的事情,越往后越觉得自己做的实在是太过了。那瘦削的身影,怎么承受的住如此的重量。想到这些灵蛇自己的心也紧紧揪起来。

  真是……

 
  灵蛇远远的看到飞燕的屋子里还有亮光,便起身去寻他,也不管外面的风雪,直接踏进了雪地。

  还没走多远就隐约看到雪地里似乎有个什么东西。灵蛇凑近想去看看清楚,但还没走几步就停下愣住了。

  那是飞燕吗?

  他差点都没认出来,灵蛇从没见过飞燕这般狼狈不堪的模样,银色的发丝铺在雪地上,掩住了他的脸。身边的雪地被染红了一片。

  “飞燕?”灵蛇快步走到飞燕身边,蹲下身子把飞燕抱起来拥入怀中。他还能清晰的感觉到怀中人的微微颤抖,如同鞭子抽打着他的心脏。

  灵蛇用自己的外衣把飞燕裹好抱回了自己的屋子里。给他泡了个热水澡,又仔细的清理了伤口,见他躺在床上呼吸渐渐平稳才松了口气。

  灵蛇侧卧在一边撑着头看着飞燕,之前很少这样近距离的看过他,现在才觉察到飞燕眼角下的泪痣实在是美得让人心疼。

  自己不是说不会再让他受到半点伤害了吗?为什么最后捅出一刀的会是自己。

  灵蛇撩开飞燕散在脸颊上的长发,在唇角落下一吻。

  这次不会再让你离开了,哪怕是永远的禁锢起来。

 

  飞燕两天没有睁眼,灵蛇就那样什么都没干的守了他两天。直到第三天他才重新感受到怀中人的不安分。

  飞燕依旧是闭着眼,但却伸手抓住了灵蛇胸口的衣服,紧紧攥着的手因为太过用力而微微发颤,泛白的指节让人看着就心疼。因为没了平日繁琐的服饰,所以飞燕看起来比平日小了一圈,裹成一团缩在灵蛇怀里,还不停的喃喃着。

  “不要走……不要……尊上……”
 
  灵蛇皱了皱眉,飞燕的语气都带上了哭腔。他收了收圈住飞燕的手臂,轻轻拍打着飞燕的脊背,“没事的没事的,不走了。我会陪着你。”

  飞燕这才放松下来,揪住自己衣服的手才松了一半,突然就顿住了。本来还喷洒在灵蛇脖颈间的呼吸一滞。灵蛇低头就对上了飞燕惊恐的眼神。

  “尊……尊上?”飞燕挣扎着想逃离,灵蛇把人抱紧了些,让飞燕不能动弹。

  “怎么?刚刚还不让我走,现在自己就要跑了?”灵蛇似笑非笑的看着飞燕的脸上爬上一抹羞红。

  天知道他刚刚说了什么啊。飞燕有些自暴自弃的想着。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飞燕就那样停下了动作。

  “无剑都和我说了。”

  飞燕脸色一变,没有接话,等着灵蛇继续下去。

  “感觉好点了吗?跟我出去走走吧。”灵蛇开口。

  飞燕也没问为什么突然就说到这个。只是下床活动活动了身体。作为灵蛇属下,这点适应能力还是要有的。

  飞燕刚想回去换自己的衣服就被灵蛇叫住了。飞燕看灵蛇竟是想给自己换衣服,一下子懵了,“尊上……”

  “你的手受伤了,我帮你就好。”

  飞燕觉得自己大概是在做梦,不过希望这个梦再长一点,最好永远不要醒过来。

  回来了啊。那个属于他的阳光。

  世间所有的美好,都不及他怀抱的万分之一。

  灵蛇带飞燕去了很多地方,看雪压满枝头,盖过屋檐,落在二人发上。

  “从今往后,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灵蛇站在飞燕身边,看着远方的重重山脉,“属下对尊上一定忠贞不渝。”

  灵蛇侧过头看着飞燕,嘴角浮现一抹笑容。“不要自称属下了。”

  他摘下戴在手上第二指节的那枚金色指环,慢慢的套上飞燕的手指,低头一吻。

  “在一起吧。”

没有太多的话语,也没有多余的动作。他们都最了解彼此。

  还好我有足够幸运,能看到如此美景。你还在我身旁。


  好暖和。
 

评论(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