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蛇燕】恐大梦一场(六)

天真的以为可以一章结尾。太天真了。太长了。这一章大概算个铺垫  后面还有一章 大概明天就完结啦 相信我 真的是he_(´ཀ`」 ∠)__


  灵蛇现在也不大活动,闲下来了也只是静静的翻书查找草药,不会像以前一样一无聊就开始喊飞燕。现在自己给他留出了更多时间,自己不看着也不会心烦。

  飞燕倒是没什么异常,也是啊,自己又不是什么特别的人,怎么能要求太多。灵蛇也不是什么会把自己推向死胡同的人,只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一点点的遗憾。

  一点点。

 

  飞燕这边只能尽力稳住自己在灵蛇面前的一举一动,一边告诉自己不要多想,再过段时间就好了,一边又控制不住的回想起那些无数次在梦中出现过的片段,最后伸向他的那只手,一次一次慢慢变淡。

  但他无能为力,他害怕哪一天那个曾经踏月而来照亮他整个世界的人会消失,再也寻不见。

  飞燕呆呆的坐着,手攥紧了自己的衣角,呼吸有些不稳,他一次次的提出各种设想,然后再一个个的否定。

  “我说过的,这次我不会再轻易松手了。”

  不过他现在也不明白自己的内心都么矛盾了,明明是疯狂的喜欢,却又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不敢言说。

  飞燕每次有烦心事的时候就会站在窗前吹风,看着远方山庄上的经幡被寒风吹的猎猎作响,再慢慢平息垂落下来。织成一片浩大的、斑斓的网。那是他半生都在仰望的地方,他自愿坠入其中,也不会尝试逃离。

  飞燕站了很久,直到他的脸颊都感受不到风割裂的痛。

  他缓缓走到桌前坐下,提笔写了一封很长很长的信,想到什么就写什么,里面有所有的恐惧和所有对于灵蛇那份视如珍宝的感情。里面有太多埋藏了太深,不敢诉诸于口的言语。

  已经快到黄昏了。飞燕抬头看了看窗外一点点暗下来的光。

  那这封信,怎么办。写出来之后心里确实好受了点,但这是绝对不能让灵蛇看到的。飞燕把信折好,提笔写下无剑两个字。思忖片刻又一笔划掉。

  算了,就让它留在这里吧。这份阴郁的心情本就不该现于天地的。也不该只因为自己的臆想而去打扰其他人的生活。就算自己确实渴望被理解。飞燕随手将折好的信放在一边。

 

  也许是因为在屋子里闷了太久,飞燕推开门打算呼吸一下新鲜空气然后去看看灵蛇。结果刚一推门就被曦月勾着肩膀拉走了。

  “你做什么?”飞燕尝试着挣脱,但并没有想到曦月的力气这么大。

  “哎呀,没事没事,别紧张嘛。”曦月一脸无所谓的撇撇嘴,“今天归一生辰,秋水和无剑非拉着我们去玩。你们好歹也来个人陪陪我们嘛,你们那个灵蛇有成天看不见影子的,所以只好来找你了。”


  不就是想多拉一个人听秋水念叨吗,说的真够委婉的。

  “我还要去尊上那边看看……”“他最近不都是一个人嘛,我们看你挺闲的,走吧走吧,难得聚一聚,过几天我们就要动身离开了。”曦月难得一本正经的说了次话。

  “那我就当为你们饯行了。”飞燕思考片刻后答应下来,毕竟这也是帮尊上照顾客人嘛。“行行行。”曦月笑的露出两颗小虎牙,甚是可爱。

  曦月一路上不停的叨叨,飞燕是不是应两声,脑子里却什么都没听进去。
  走了一会,终于看到无剑一行人在湖边扫开积雪腾出了一大块空地席地而坐,一边谈笑一边举杯。

  无剑注意到飞燕的到来,一如当初向他招手。飞燕坐下后闻了闻空中弥漫的香味,皱了皱眉:“我不饮酒的。”无剑笑了笑:“我知道,他们这些人也是不喝酒的,这是孤剑从绝情谷带来的情花茶。”

  飞燕点点头,捧起一杯茶凑近嗅了嗅,寡淡的茶香中夹杂着甘甜的清酒味,别是一番韵味。入口也有清甜之感,也许并不醉人吧。

  一群人坐在湖边赏着雪景,谈笑着,飞燕却没有和他们一同打闹,只一个人看着远处出神。

  怎么只是茶自己却觉出了醉意。

  “怎么了,不开心吗?”无剑注意到了飞燕一个人便凑过去问,飞燕回头笑了笑:“无事,只是习惯了一个人呆着。”


  灵蛇在床上睁开眼时已经快傍晚了,天空只泛着淡淡的光,却也看不见下雨前的乌云,大概是有一场风雪又要来了吧。灵蛇看着窗外,只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烦闷。

  “飞燕。”

  “尊上,飞燕并不在此处。”回应的是门口的蛇侍。啧,灵蛇揉了揉眉心,“知道了。”

  灵蛇随手拿了件外衣就出了门,走到飞燕的住处,见门是掩着的,就直接推门进去了。

  里面并无飞燕的身影。灵蛇拢了拢身上的衣物,刚准备出门去看看飞燕在这种天气还要跑到哪去呆着,余光就瞥到了桌上一张突兀的纸。

  灵蛇知道飞燕是个素爱整洁的人,心生疑惑,走近一看,叠的整整齐齐的信上写着无剑两个字,还被一笔涂掉,只能隐约认出来。这是他最熟悉的笔迹,那淡黄色纸上的墨迹,晃得刺眼。

  灵蛇觉得自己的耐心已经快被磨到了极限,要知道,自己对外可是出了名的阴险心狠,自己对飞燕这般还不够好吗?

  他拿起那份折好的信,收进自己的袖子里,转身离去。

  湖面已经结了一层冰,冷的让人发颤。
  远远的就听到了曦月他们吵闹的声音,聒噪的很,灵蛇向来不喜欢这样的。

  他本想绕开这一群人,可眼睛只是无意的一扫就捕捉到了那个他刚刚还在念叨着的身影。

  “飞燕。”灵蛇只瞬息之间就到了飞燕身后,紧紧的盯着飞燕高高束起的马尾,灵蛇独特的慵懒声线把飞燕吓的一愣,整个人都僵了几秒。

  灵蛇还有点疑惑怎么飞燕平时那般敏锐,今日居然还被吓着了。当他看到飞燕回头后泛着红的脸和带着醉意的朦胧双眼,身边坐着的无剑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心中突然一阵无名火起 。

  自己找了他这么半天,居然是在和无剑一起喝酒?

  飞燕抬头看了灵蛇一眼,只一眼就看到了那眸中带着不同平日的冷峻与不可抗拒的威严。
但飞燕迷迷糊糊的只下意识回过身半跪着想伸手去扯灵蛇的衣袖,弯着眼眸笑的开心:“尊……尊上。”

  “怎么。”灵蛇抽开被飞燕扯住的袖摆。
 
  “和无剑呆在一起就这么开心吗?”灵蛇冷哼一声,飞燕的笑容就那样僵在脸上,无剑懵了一下,几乎瞬间就反应过来为什么灵蛇突然这样对飞燕了。

  “还喝酒了?”灵蛇就那样盯着飞燕,泛着寒意,带着十足的压迫感。

  “不……不是的……”飞燕平日里总带着英气的上挑的眼角现在只无力的耷拉下来,眉头微微蹙起,眼睛里满是委屈和乞求的神情。

  灵蛇只冷冷的瞟了他一眼,转身离开了。

  “尊上!”飞燕的语气里满是急切,起身就想追上去,无剑伸手拽住他:“让他冷静一下吧,现在也不早了,你先回去休息,我看能不能去找他谈一谈。”

  飞燕突然有一种无力感,什么都不想思考了,只想回床上睡一觉,再也不要醒过来,那该有多幸福。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