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蛇燕】恐大梦一场(五)

私设负能燕
ooc有

  这边飞燕还在和无剑谈笑,忽然听到身后传来枝叶拂动的声音。

  “谁?”飞燕警惕的回过头,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另一边灵蛇倒是郁闷了起来,最近这几天虽然飞燕一直和往常一样在自己身边一丝不苟的完成各种任务,但往无剑那里跑的越来越勤了。

  虽说最开始是自己让飞燕多与无剑他们交流,但刚刚无意路过时看到飞燕和无剑两人笑的那么开心,突然就感到有点不甘心。

  连自己都没有见过的样子啊,那平日猩红淡漠的眸子原来也能如此灵动。到是有点令人羡慕。这才多少天啊,就已经交心到如此地步了吗?
 
  灵蛇眯了眯幽深碧绿的眸子。

  罢了,若他喜欢,那便由他去吧。就是有点说不出来的闷,我也想看到他眼中新雪初融的样子。灵蛇叹了口气,转身只一眨眼就消失在风雪中。

  回到屋中,灵蛇只草草的翻了一下手边的书,烦躁的把垂下的头发拨弄回耳后。瞟了几眼实在是没耐心继续下去了。

  他伸手拿起一旁的茶杯,抬头一饮而尽,即使是寡淡带着点涩味的茶,入口却如同烈酒般灼烫。

  灵蛇并不喜欢酒,哪怕他本就是个疯癫之人。该爱该恨,他分得清,从不拖泥带水,但现在他有点犹豫了。这样的他让他自己都感觉到陌生。他盯着手上的茶杯,眉头越皱越紧,手上微微发力,沉闷的碎裂声从灵蛇手中传出。

 
  飞燕推门而入时就看到灵蛇这般模样,赶忙快步走到灵蛇身边,灵蛇轻声叹了口气,松开了手中的茶杯,飞燕有些急切的想去抓灵蛇的手看看是否受了伤,灵蛇用余光瞥到飞燕的动作,收手拂袖离开了桌边。

“无妨。”

  飞燕顿了顿,缓缓收回了停在半空中的手。“是属下逾越了。”他低着头,垂下的眼眸有些阴晴不定。

  “飞燕。”灵蛇背对着他站着,幽幽开口。他有很多话想问飞燕,很多事情想告诉飞燕。却又习惯性的端着架子,习惯了这个身份,习惯了什么事都自己憋在心里。

  沉吟半晌,“罢了,无事。你就呆在那吧。”“是。”

  飞燕还有些开心的看着灵蛇在屋里晃悠了一会,又像往常一样靠在床上小憩。

  以往的年岁里,一般入冬之后灵蛇就喜欢一个人呆着,就连飞燕也不能随意靠近他的房间。其实他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一醒就开始喊飞燕,或是讨论配药,或是出去看看风景。不过时常会十分暴躁,飞燕也不太明白是怎么回事。

  在飞燕给无剑讲这些的时候,无剑面色复杂的说“该不是在冬眠吧。”的时候,被飞燕不假思索的跳起来打爆了头。

  不过现在想起来倒还真是的。飞燕傻傻的看着灵蛇,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

  不过刚刚尊上是怎么了,像是有什么烦心事。算了算了别多想,我能做的,也只是陪着他而已。

  灵蛇背对着飞燕靠在床上,这次他并没有休息,只是大脑在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后来的一段时间,飞燕渐渐发觉到有点不正常。灵蛇似乎是在刻意疏远自己,无论是起居还是饮食,都不怎么让他插手了,每天喊自己名字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飞燕自己的时间倒是多了起来,可是他除了能陪着灵蛇之外,还能做什么呢。那就是我的全部了啊。飞燕这样想着。

  这次他真的做不到让自己不瞎想了。他开始有点慌了,好不容易才抓住的光明,难道只是一瞬就要消失了吗。只是一个梦吗,一个美好的,带着暖意的,拥有一切的,却又如风消失在空气中的梦。
 

评论(6)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