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蛇燕】恐大梦一场(三)

私设负能燕加一句话曦孤归秋。


  无剑侧头看了看似是没有原先那么戒备了的飞燕,心里不由得暗暗松了口气。

  这应该算是一个好的开端吧。

  唯一让人头大的就是曦月了,不过还好有孤剑管着,还知道收敛点。

  全真那两位不是充当人生导师就是疯狂发狗粮。不过让秋水和飞燕聊聊应该挺好?

 
  无剑突然就想起第一次见到秋水的时候,看着那一袭蓝白素衣,只是这样就像被抽离了灵魂一般。

  整个人都被那双湛蓝的眸子给吸引住了。
  秋水还笑的一脸温柔的说:“我能窥探到你的内心哦。”

  无剑每次一想起来都会冒起一身冷汗。他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

  其实飞燕的眼睛也很美,明明是代表着炽热的红色,却时常蒙着冷漠的霜,再加上常年带着的黑纱眼罩,更遮掩了那双眼睛所透露的神情,让人捉摸不透,但又使人更想去一探究竟。

  大概只有那位灵蛇尊上才能看懂这双眼睛吧。

“飞燕?”无剑轻声唤了一句。
  “何事?”飞燕回头看着无剑。
  “没什么,就是想问一下,我们这些人一天到晚都看不到你,你一般都在做什么啊?”

  飞燕思考片刻,缓缓开口:“偶尔会去给尊上抓药人,大部分时间都在陪着尊上炼药。”

  “药人?是活人吗?”
  “嗯。”
  “为什么要去抓活人?他们也是生命啊?”无剑有些疑惑不解。
  “都是些作恶之人,死不足惜。”飞燕的厌恶的皱了皱眉头。
  “这样啊。那你就这样整天对着那个冰块脸?不腻吗?”

  飞燕立即厉声道:“尊上并不是那样的人。尊上武功高强,轻功也是绝世的,他平日只是严肃,并不是无趣的人。”

  无剑被飞燕突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意识到自己大概是触了飞燕的逆鳞了,连忙点头顺带还夸了灵蛇几句。

  看着飞燕渐渐平静下来还带着几分满意的神情,无剑才渐渐放松下来。
  吓死了,感觉自己差点就要挂了。无剑悻悻的想着。

  “若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回去了。”飞燕看着无剑,自己在外面已经呆了很久了,也差不多该回去看看尊上有什么需要了。

 
  飞燕沿着小路慢慢向前,阳光透过层层树叶打在地面上,映出斑驳的影子。

  飞燕很喜欢这样的安静,这样就不会有热闹之后曲终人散的孤独。

  灵蛇的房间已经能看到了,飞燕在原地站定,看着那间屋子的门愣了一会。

  不知道灵蛇尊上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觉得孤独呢,也许不会吧,毕竟他那么强大,强大到不需要朋友。

  飞燕站在阳光下,伸出了自己的右手。他就那样静静的看着,似乎在感受着血液的流淌。
 
  视线描摹着它的形状,他自己都不记得这双白色的手套上曾经沾过多少人的鲜血,接触过多少污秽之物。如同当初的自己一样肮脏与不堪。

  但是起码现在,它能在阳光下投射出自己的影子,它在昭告自己是一个活物。那些黑暗也只是过去而已。

  飞燕的视线柔和起来。阳光下,另一个手掌的倒影从后面探出,与飞燕的手影交叠。

  是啊,有彼此在,我们都不会孤独。

  飞燕回头仰视着那人,笑着喊了一句“尊上”。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