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蛇燕】恐大梦一场(二)

私设负能燕
内含曦孤注意。

“哟,孤剑你这是在关心我嘛?”曦月还在一旁嬉皮笑脸,飞燕并未理会,开口道:“来者何人,为何要进入灵蛇尊上的领地?”
“无意冒犯,”无剑答道,“只是来此探察魍魉的踪迹。”
  “魍魉?这是我们自己的事,不需要你们插手。”飞燕黑纱眼罩下的红瞳已经满是不悦,竟然因为这些杂碎而耽误了和尊上呆在一起的时间。
  光是想想就已经很气愤了。

  “不,也不仅如此。”等无剑慢慢叙述完事件的前因后果,飞燕心下了然,但能不能放人,他还不敢擅自决定。

  正在飞燕犹豫的时候,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还是那般慵懒又带着不友好意味的声线,缓缓吐出几个字:“无妨,跟本尊来吧。”

  飞燕一惊,并未想到会惊动尊上来到此处,赶忙回身单膝跪地:“尊上恕罪,飞燕没有及时处理这些小事,还劳烦尊上……”还没等飞燕说完,灵蛇就开口打断了他的言语“不必在意,外面冷,快些回去吧。”“是。”
 
  飞燕还真没想到尊上对自己开口就是关心,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飞燕觉得站在寒风里听无剑叨叨了这么久真是值得。

  一旁的无剑倒是满头雾水看着这两人一唱一和,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虽说无剑一行人在飞燕的安排下住下了,但一天到晚都见不到飞燕和灵蛇二人。偶尔飞燕出现也只是警告他们哪处不许去,哪处有毒药,又或许是帮灵蛇采药回来的路上撞见了,不过也只是匆匆离开,连说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这倒勾起了无剑对二人的兴趣。

  飞燕这边似是和灵蛇走近了许多,飞燕对灵蛇也是事事巨细,从日常起居到试药炼药,没有不由飞燕经手的。
  飞燕之前从未如此强烈的感觉到自己在被人需要着。一种莫名的自豪居然升腾了起来,飞燕自嘲了笑了笑,又开始核对这次炼毒的方子。

  “飞燕。”灵蛇正斜倚在床头翻看着典籍,头都没回的唤了飞燕一声。“在。”飞燕并未有任何犹豫的应答。之后陷入了短短的沉默,“没什么,就是确认一下你还在。”
  飞燕听到灵蛇这样说,心中有无数个想法涌出,这是什么意思?尊上担心我离开了?还是要出什么事了?平日尊上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在飞燕的大脑当机的时候,灵蛇又悠悠的开口了:“过来帮我捏捏肩吧。”“是。”

  跟在灵蛇身边这么多年了,离灵蛇最近的时候也就只有这种时候了。灵蛇又慢腾腾的坐正身子,盘好腿,继续捧着他的书。

  飞燕的手法已经很娴熟了,心中估计着力度揉捏着,虽然这是这种触碰,却也能让飞燕感到无比满足。
  他能在如此近的距离看到自己生命的方向,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又或许他已经触碰到了,只是没有把握抓住。
  他心里很清楚他们的关系完全是看灵蛇尊上的心情。若开心了,便会一堆小事情就要叫上一句飞燕;要是炼药遇到瓶颈或者其他什么心情不好的事,让飞燕去试毒药也是时常有的事情。
   不过,就算是这样,尊上的一字一句他都不会违抗。尊上的话语就是他的方向。尊上就是他的全部。没有什么东西会比尊上重要。在尊上面前,生命都不值一提。

   其实在第一次灵蛇让飞燕试药的时候,飞燕还在想这般贱命于尊上而言大概和那些蛇侍一样不值一提。而后来慢慢的就变成了“如果我真的死了,尊上会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啊,千万不要生病或是受伤啊。”
  这种情况多了之后飞燕也几乎确定了自己死不了,灵蛇总会拿出解药,过几个时辰就如同无事发生。
 
 
   “飞燕。”尊上突然开口,把飞燕的思绪重新拉回来,“近几日无剑他们那些人怎么样了?”
  “属下并未和他们有太多来往,平日里碰见也只是打个招呼。”
  “你知道本尊为何放他们进来吗?”
  “飞燕愚钝。”
  灵蛇轻轻摇了摇头,笑了笑。
  “除了本尊之外,你也该结交一些其他的人士,我看那一行人都身手不凡,你多与他们交流,也能增长见闻,了解各派武学。”
  “可是飞燕只想陪在尊上左右。”飞燕下意识的回答,对他来说,没有人比尊上更重要,自己本就不擅长与人交流,平日总是一人孤身行事惯了,也从未想过要结识其他人。

  “也不会耽误太多时间,只要本尊叫你的时候来就好。”

  飞燕转念之间也明白了灵蛇并不只是让他增长见闻而已,灵蛇知道飞燕的性子,成天除了跟在他身边就是对着窗外发呆,自然是想他能结交新的朋友,换一种思维来生活。
  飞燕这样想着,觉得心里酸涩中透着暖意。

  “是。”

  等飞燕离开灵蛇的屋子,就想着去湖边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遇到无剑他们那些人。
  正漫无目的的晃悠着,突然感觉到背后一阵劲风划过,飞燕身形一晃,堪堪躲过了来人的一击。

  飞燕转身看向来人,不由得皱了皱眉。

  “嘿!”曦月笑的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仿佛刚刚凌厉的出招并不是他所为。
  “你怎么在这瞎晃悠?要不要和我们一起来聊天?”曦月偏过头抬了抬下巴,示意那边的方向。
  “好。”飞燕跟上了曦月慢悠悠的步伐。

  “哟,飞燕来了!”无剑扬了扬手,一脸兴奋的给飞燕打招呼,飞燕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
  “哎呀,别一副死了老婆的样子,开心一点嘛。”曦月在旁边不停的叨叨,无剑伸手就把曦月拽到一边然后给飞燕道歉:“对不起啊他那人就那样,口无遮拦的,以后看着他可得小心点,最好不要信他的话。”
  飞燕点点头,一旁的曦月倒是不乐意了“你什么意思啊无剑?我不就把你推进湖里了一次给你吃过一次情花果吗?至于吗?”
  “你还偷过人家的书,吃了人家准备送给归一的点心,还尝试偷看人家洗澡……”孤剑淡淡的开口,曦月连忙跑上前去捂住孤剑的嘴巴。
  “我错了我错了你别说了。今天我打地铺行吗。”曦月摆出一副可怜的样子,环着孤剑的手臂摇着。

  飞燕表示拒绝这口莫名其妙塞来的狗粮。

  “???曦月你偷看我洗澡?”无剑一脸懵逼,“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
  “他是未遂。”孤剑又默默开口。
  曦月气愤的回头看了一眼孤剑,对上了孤剑平静的眼睛,又悻悻的转回来。

  飞燕看着面前吵闹的两人和一旁搭腔的无剑,突然就觉得很羡慕他们。
  能够不考虑太多的大笑,能够暂时忘却生活带来的烦恼,能够为自己而活,能够和别人开一些无聊的玩笑,能找到一个人分享自己的生活,是很美好而不可求的事情啊。自己大概天生与这些事情无缘吧。

  不知怎么,飞燕突然想到了灵蛇尊上,眼神也渐渐柔和下来,其实遇到了尊上也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啊。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让我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遇到了他。

  像是星星之火,燃烧了整个心脏。

“鸟在展翅,海在咆哮,蜗牛在爬,人在相爱。你的手温暖,那便是生命。 ”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