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曦孤】曦月的恶作剧

差点就玩脱了的曦月x
可能有点崩坏。

  曦月第一次见到孤剑的时候一度以为孤剑是个女孩子,毕竟那个白白净净的脸颊和齐肩的黑发都纯净的让人忍不住浮想联翩。

  当时十几岁的曦月已经是一个性情顽劣的孩子了。
  曦月从看到孤剑的第一眼起就已经满肚子坏水了,只等下一次再在附近碰到孤剑。
 
  他已经急不可耐的想看到那样清澈不食人间烟火的蓝色眼瞳被恐惧和惊慌填满的样子了。
 
  任何美好的东西,都好想破坏掉。

 
  “呐,给你。”当曦月终于在几天后的黄昏时分遇到了坐在湖边发呆的孤剑时,想都没想就冲到人身边伸手给了他一个果子。
  孤剑只抬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并未言语。
  “甜的。”
  孤剑看来人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只好伸手接下,放入口中,甘甜瞬间弥漫了整个口腔。

  曦月在他身边坐下,笑着开口:“好吃吗?”
  “嗯。”
  听到孤剑淡定的回复,曦月脸上有些阴晴不定。

  那……女孩子总会怕虫子吧?
  想着曦月拿出了藏在袖子里的蛐蛐若无其事的塞到孤剑手里。孤剑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活物,碰了碰,就把它放回了草丛中,继续盯着平静的湖面发呆。

  这倒是把曦月弄的一脸懵,还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女孩子啊。

 
  “你为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啊。”曦月尝试着搭话,万一能套到什么好玩的话呢。
  “安静。”
  孤剑一开口,吓的曦月差点把刚塞进嘴里的果子吐出来。

  怎么是个大老爷们???
  曦月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虽然一切都只是他自己臆想的。

  看着孤剑投来的疑惑的目光,曦月连连摆手,“没什么没什么。”沉默半晌,曦月带着复杂的心情开口:“那你为何留着长发?你也是习武之人吧?长发太不方便了,要不我给你剪了吧?”
  “不要。”
  “那要不我给你扎个麻花辫?”
  “容我拒绝。”
  “别这么冷漠嘛。”
  “……”

 
  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曦月也没想到自己会和这个偶然遇到的少年成为朋友,说是朋友,两人又老是拌嘴,曦月成天变着法儿的捉弄孤剑,不是扯他头发就是趁孤剑读书的时候从窗子里扔石子进去。
  孤剑平日也没什么朋友,就只放任曦月一个人在那闹,也不怎么管。只有到黄昏时两人才会一起习武练剑,大概只有那个时候才是两人最和谐的时候。

  又是一日晚霞映红了半边天。两人刚切磋完,靠着大树喘气,曦月偏过头看了孤剑一眼,孤剑原本白皙的脸颊泛着红,汗珠从两鬓滑落,勾出脖颈的曲线,一直流进微微敞开的领口。曦月看的一愣,慌忙回过头咽了口口水,清了清嗓子,开口道:“那个,孤剑啊。”
  “何事?”
  “我有个东西想送给你。”
  孤剑皱了皱眉,根据这么多年的经验,曦月一说这话就没好事,于是又勉强打起十二分精神做好全身戒备等待着曦月的下一步动作。

  曦月从腰间掏出一个小布包,慢慢的打开。孤剑一脸疑惑的看着静静躺在曦月手中的金色吊坠,曦月挠了挠头,道:“我上次离开谷中去外面游历的时候偶然看到的,想着应该挺配你,就买下来了。”
  “这不是女孩子的玩意么?”
  “反正你这么好看……”曦月嘟囔着。
  “嗯?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你试试嘛。”
  孤剑也懒得和曦月争辩,微微点了点头。

  曦月见状,连忙笑嘻嘻的绕道孤剑身侧,半蹲着,小心的把耳坠拿出来,定睛看了看上面的纹路,那是一个仿佛绽放出光芒的太阳。
  你虽不喜欢阳光,但是你的身上,必须有我的印记。
  曦月眯了眯眼睛,俯身凑近孤剑,撩开孤剑垂下的黑发,仔细的把耳坠别好,温热的鼻息喷洒在孤剑的脸上,孤剑有些不自然的扭动了一下身子,耳尖也染上一层薄红。

  曦月盯着人看了一会,嘴角挑出一个上扬的弧度,低下头亲吻孤剑的耳尖。

  孤剑全身一僵,但也并未反抗。
  “做什么?”
  “没什么,很美。”
  孤剑被他不着边的回答气笑了,曦月愣住了,他很少看到孤剑笑,但是他确实承认孤剑笑起来很好看,原本覆着冰霜的脸也能看到春日的暖阳。
  曦月以前是厌恶笑容的,他认为那种东西太虚伪,他只想看到身边的人充满恐惧的神情,那代表着一个人内心的真实的脆弱。
  不过看着孤剑温和的侧脸和那个带着暖和气息的笑,曦月只觉得,这样也不赖嘛。

  从那次之后,曦月老是想尽各种方法吃孤剑的豆腐,有事没事就去摸孤剑的腰,还吵着要孤剑亲。孤剑也并没当回事,顶多回一个白眼,不过也并不阻止那人偶尔做乱的手。

  一天夜里,孤剑正挑灯夜读,只穿着件单衣,显得身形瘦削。
  曦月突然推门进来,孤剑头也没抬的问他何事。
  “我要离开了。”
  对于曦月偶尔的离开孤剑并不在意。只是嗯了一声就没有后续了。
  “也许……不会回来了。”

  孤剑一愣,放下手中的书看着曦月。
  “为何?”
  “因为……我不想看到你啊。”还是那样轻挑的笑,但是这一次孤剑并未想往常一样感到厌烦,而是心底有些隐隐作痛,他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我知道你还想问什么。”曦月看着孤剑的眼睛,“我从看到你的第一眼就没打算和你友好的相处。那个果子是情花的果实,大部分都是苦涩至极的,不过我看你没多大反应,我倒是也很奇怪。”

  “但是这样相处一点意思也没有,天天对着你,我都看腻了。我已经厌恶这样无趣的生活了。”
 
  孤剑压下颤抖的声音,缓缓开口:“那……你要去哪?”
  “这与你无关。”
  “好。”

  曦月离开了,孤剑看着跳动的烛光,心里乱成一团,他好像明白了很多事情,见面的第一个果子原来是个意外啊。那些甜,原来都是虚妄,还以为,终于有一个人可以陪在自己身边了,真是没想到啊。最后换来的居然是他的“厌恶”两个字。

  孤剑吹灭了蜡烛,静静的坐在浓重如墨的夜色中,只感觉得到心脏的抽动,和有什么东西崩坏的声音。

  曦月从孤剑房中走出,哼着小曲沿湖边走着,并不是不会回来了,他只是想看看孤剑是什么反应,毕竟他本身的顽劣还是无法改变的,他还没有见到那人内心的脆弱表现出来的时候,想看到那人空洞的双眼,而且自己也好久没有离开这个地方了,想出去看看外面变成了什么样子。要不要给孤剑带点什么做补偿呢?曦月轻笑。

  等到几个月后曦月再次踏入绝情谷中是在深夜,看到了熟悉的一大片情花丛,曦月像走之前的那天一样哼着小曲,往情花丛深处走去。
  毕竟很久没有看到这些盛开的花了,居然还有些怀念,不过不知道自己怀念的是花啊,还是那个人啊。
  真没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啊,有朝一日还会被一个人牵着鼻子走。曦月笑了笑。

  忽然,他似乎看到不远处一个闪着微弱金色光芒的亮点,大概是月光照射到金属上的光,正摇摇晃晃的向前。
  曦月大步向前想跟上那个光芒,走近了才看清,那是孤剑。

  只是一个清瘦的背影,跌跌撞撞的往前走着,身上的衣物被情花的刺划破了也不理会。突然孤剑腿一软坐倒在地上,曦月走上前,从他背后伸出手,冰冷的手甲覆上了孤剑的双眼。
  他已经知道那好看的眼瞳如今是什么模样了,心底好像隐约升腾起了快感。他做到了,孤剑崩坏掉的样子,只有他能看到。是因为自己才会变成这样的。
  曦月舔了舔唇角,这样的孤剑,也很美味呢。

  曦月俯身,唇凑到孤剑耳边,轻声道:“我回来了,孤剑,我爱你。”

  破碎掉的,就由我来亲手粘黏回去吧。
  不急,我们的时间还很长。
  我有一辈子的时间,来欣赏你的样子。

评论(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