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蛇燕】恐大梦一场(一)


内有曦孤 归秋注意。ooc有。
私设负能飞燕和对飞燕比较温柔的灵蛇
根据上次飞燕日记小段子的续写中篇。

  “尊上。”飞燕弯着指节,叩响了灵蛇的炼毒室的门。
  “嗯。”听到内里闷闷的应答穿过厚重的门板传到外面,飞燕轻轻推开了门,看到灵蛇握着笔紧皱着眉头,眼睛紧盯着面前的那张写满字的纸,不知道在想什么。

  “何事?”灵蛇见飞燕进来后迟迟没动静 便出声询问。
   “属下想问问尊上是否有什么需要属下去干的事。” 毕竟灵蛇已经把自己关在这里三天了,每天也只草草的吃一点,飞燕看在眼里,隐隐的有些担心。
    “没什么大事,就是还需要几种药物。但是这个季节还没有完全成熟,不能取用。”灵蛇把笔搁在一旁的笔托上,架在桌上的手揉了揉太阳穴,露出一副疲惫的样子,但也只是一会就又回到了平常的冷漠与镇定。

    飞燕只是在一旁站着,低着头不敢出声,灵蛇瞟了他一眼,“要是闲着没事就帮本尊重新誊一遍方子吧。”
    飞燕应了一声,灵蛇从椅子上站起,走到一旁去挑拣需要的药物。
    飞燕看着灵蛇的椅子,犹豫了一下,坐了上去,看着眼前堆了厚厚一沓的纸,眼前不由得浮现出尊上这几天坐在桌前写药方写了又改的神情。灵蛇认真的样子和平常不一样,那个碧绿的眼瞳不会有如此摄人心魄的威胁的力量,而是平淡如水,还时不时能看到微皱起来的眉头。
 
   飞燕很喜欢这样的灵蛇,这样的灵蛇更贴近他心中的那个形象,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强大而又温柔的人。而不是别人口中的疯癫的老毒物。
   他执笔开始认真的誊抄,把名称和用量都整齐的排好,看上去比灵蛇随手记录的要整洁许多。如此投入其中的他也并未意识到身旁灵蛇的视线。

   偶尔灵蛇不在的时候飞燕会用手撑着头,就那样看着窗外,发呆好几个时辰,眼神飘忽不定。在无人的时候飞燕总会想自己存活于世到底有什么意义,自从他发现了自己对灵蛇给予的温暖的依赖的时候,他才看到了阴霾中的一线阳光。

   他把灵蛇当做生命中至高的存在,对灵蛇不会有任何忤逆,就像久旱的人终于看到了沙漠中的绿洲,是灵蛇把他从痛苦的回忆中带出来,给他创造了新的一方天地。但他还是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忆起来一些碎片,这往往是一个很难耐的过程,但是一想到当明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他又能看到属于自己的太阳,就会忘却之前的种种痛苦,披荆斩棘到达灵蛇的身边。

   飞燕有着怎样的过去,只有灵蛇才知道,他把飞燕抚养到大,看着这个孩子成长成自己身边得力的助手,而自己对他又是什么感情呢?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是不想看到他好看的眼瞳中出现迷茫和无助,想他再也不会受到伤害,想永远保护他。
   似乎已经成了一种习惯,飞燕把自己的一切毫无保留的奉献给灵蛇,灵蛇也在用自己的方法保护飞燕,并没有过多的语言交流,但彼此都知道对方是自己唯一信任的人。

  
   但这样平静的生活总有被打破的那一天。

   当无剑一行人踏入昆仑山的一刹那,一切都开始改变了。背后的名为命运的齿轮,又开始无声的运转了。

   “喂喂!就喝一口嘛!就一口!”曦月伸手想去扯孤剑的头发,被孤剑闪身躲过,嫌弃的看了曦月一眼,继续往前走着。曦月一下没得手也没啥反应,往前小跑几步跟上孤剑的脚步继续开始打闹。
    前面两人闹着,后面却是一副和谐的场面,无剑平静的走在中间,后面跟着一丝不苟的观察着地势的归一和对归一笑的一脸温柔的秋水。还有永远闲不下来的玄铁一家。

   飞燕自然是不会让其他人进入灵蛇的领地的,几里之外感觉到了陌生的气息便提气后脚点地,瞬息之间就来到了一行人面前。

   还围在孤剑身边吵闹的曦月一下子被孤剑拉到身后护住,曦月一懵,探头看了一眼来人。

tbc.
第一章比较短x就交代了一下背景啥的。
  

评论(4)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