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归秋】江南烟雨中

归一剑x秋水剑
ooc有 秋水有一点点黑化
私设有
可能有点虐 不要大意的给点评论吧(๑´ㅂ`๑)

  “师兄,茶。”归一俯身捧一盏茶置于秋水手边,又端坐在秋水对面低头仔细阅读书卷。
  秋水抬了抬眼眸唇角勾出一个微小的弧度,转而又回复到一脸严肃。

  归一自然是与秋水亲近的,在他进入全真教的第一天就是秋水一直在教导他,生活中的繁琐小事也被秋水一一安排好。
  且归一本就天赋异禀,武学功力进步的飞快,几年过去了,也长成了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了。这一切都被秋水看在眼里,他们经历过一批一批的全真弟子,看着那些闹腾的小团子到处瞎闹然后躲在归一身后委屈巴巴的求归一让师兄手下留情,结果归一被秋水关在门里教训了一个时辰。
   这么多年过去了,归一与秋水一直形影不离,互相扶持,经历过无数的腥风血雨与生离死别。就像秋水所说的,没有人生来就心性超凡,只有体验过了世态炎凉才能锤炼出百毒不侵的心境。秋水一直自诩看透了百态,能通过人的一言一行看出心中所想。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严谨细致的人,但每个看似坚强的人,总有一个埋藏的很深的软肋。

  “师兄?”归一见秋水难得看书走了神,便开口唤了一声,见秋水没有反应,归一抬手覆上了秋水握着书卷的手。
  “嗯?”秋水下意识的反握住归一的手抬起头看着归一,弯起眼眸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那个碧蓝的眼瞳仿佛能看透众生,看透虚妄,却又带着能抚平一切的温柔,如同剑锋上微融的雪。“师兄在想什么?”归一歪了歪头,本是妖冶的紫色在他眼里却是让人感觉分外温暖与美好。“没什么,”秋水敛了笑,“晚上去湖边走走吧。”“好。”

  秋水自认为他很了解归一,毕竟归一是他看着长大的,也不会对他撒谎。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大概是很多很多年前吧,这种情感就不甘心与师兄弟之前的手足亲情了,秋水修炼了那么多年的定力,在他看到归一的一举一动的时候,被慢慢的侵蚀,崩塌,直到灰飞烟灭。
  他觉得应该差不多了,在他眼里师弟应该已经习惯了这种相处方式,他想迈出这一步了,哪怕前面是万丈深渊。因为他不想再看到归一再对别人温柔的笑,师弟只能是自己一个人的。
  夜色已经浓重,他们并肩走在湖边,畅快的享受夜间独有的静谧,秋水时不时看向归一,归一一直盯着湖面,两个人都不知道心里在打什么小算盘。
  “师兄是有什么事吗?”归一似是忍不了旁边的炽热视线了,停下了脚步看着矮了小半个头的秋水。不要那样看着我啊,这种带着关切的眼神,是在考验我的定力吗。秋水收起了自己的胡思乱想,笑的和往常一样暖如春风。“师弟这也快到该谈婚论嫁的年龄了。”归一一愣,也许是没有想到师兄会谈这个话题,“是,可是我现在只一心修道,并未考虑过这些。”归一认真的回答秋水,“并未考虑吗?”秋水轻声道,归一心里泛起了疑惑,却也不好多问。
  两人沉默着走了一会,秋水平静的看着前方,又缓缓开口:“若是我说,我到现在还未娶妻是因为师弟呢?”归一被秋水这一句话弄的有点手足无措,我?为什么因为我?片刻后归一小心翼翼的开口:“师兄是想一直守在我身边吗?”“是啊。”“归一已经长大了,不用劳烦师兄挂心了。师兄也应当有自己的人生才对。”秋水大概没想到会被归一教导,不由得轻笑出声“不是因为我觉得你是个小孩子啊。”秋水看了一眼高高悬挂与天空中的明月,“是因为我心悦师弟啊。”“师……师兄?”归一怀疑自己是幻听了。
  怎么会呢?我们不都是男子吗?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归一挪不动腿,就那样怔怔的看着秋水,还是那个熟悉的笑容,但是总觉得突然陌生了不少。归一一直以为他能读懂师兄的心,却也没料到秋水会说出这样的话。秋水看着归一表情复杂,突然就觉得自己是不是操之过急了,“可是我是男子啊?”“那又如何?不过是灵魂之间的吸引罢了。”归一低声的喃喃了一句“这样不恶心吗。”在这寂静无比的天地间响起,在秋水耳边就如同炸雷一般。
  原来一切都是自己想多了吗,那个自以为看透了一切的秋水,突然就觉得有一种无力感从心底泛起。是啊,又有谁斗的过天道伦常呢。这本就不该是他涉足的地方。可偏偏就有人领着他慢慢往这边走,最后却甩手只给他留下一个背影说一切都是你自作多情。秋水没有再说话,归一觉得自己是不是话说重了,正在思考要不要给师兄道个歉,“师弟你先回去吧。”秋水转过身背对着归一,归一不知道原来那个永远带着游刃有余的看透世间的笑容会被什么表情所代替,他只听出秋水言语中压抑着的颤抖。
  听着归一的脚步声远去,秋水继续一步一步往前走,走到一个山崖边,他握着自己的剑看着远方的明月,实是刺眼啊。他曾经真的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眼下稳步进行,如今却是给他看了残酷的现实和一个曲终人散的结局。他慢慢的盘坐下来,抚摸着手中的剑,“以后我大概又是孤身一人了吧。”只有山间清风相伴了。

  之后的日子过得和之前一样平淡,只是言谈举止中秋水都和归一保持了更远的距离,也不会让归一再进入自己的房间了。归一看着也只能干着急,怕又说了什么刺激到秋水。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呢,谁知道呢。我对师兄的感情是不是和师兄对我一样呢。能占卜未来的归一却看不清自己的内心。
  秋水突然失踪了,在无剑拜访全真后的一天,全真大师兄突然消失了踪迹。这让无剑也懵了。“姑娘先回吧,我教内的事就不牵扯姑娘了。”归一礼貌的向无剑拱了拱手,无剑回了礼便下山了。归一在房间里思考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下山去寻。他带上了自己的归一剑,准备好行囊从教中出发。

  他回忆了每一个当年他和师兄走过的地方,跨过了山川河流,也走过林间小径。两个月了,教中来信依旧没有秋水的踪迹。归一想,他大概是想归隐山林了?便踏上了返程的道路,刀剑化形的他们,有着漫长无尽头的岁月,也许宿命告诉他这个温柔如水的男子只是他生命的一个过客。毕竟江湖如此之大,想要寻一个人,难如登天。
  也不知道下次再下山是什么时候,归一打算回故乡看一眼,即使已经沧海桑田。
  进到一家小酒馆,归一放了剑刚想叫小二来点菜就看到了一旁熟悉的身影。他没想到再次与秋水相遇会在这里,就在这里,归一遇到了秋水,秋水把他带入全真,这是一切的开端。归一走近秋水,像往常一样坐在他对面,看着桌上已经倒了的酒壶和已经醉得趴在桌上的人皱了皱眉。他抬手将秋水凌乱散在脸上的头发拨至耳后,看着那人的睡颜沉默了片刻。若是师兄醒来看到我会是什么表情呢,他还会退开吗。归一大概是想明白了自己对秋水的感情,等他醒来就告诉他吧,归一看着面前的人笑了笑。他想了很多,想到每一次师兄在训练时对他的偏袒,想到从占卜的混乱中脱出后看到的永远明媚而让人安心的笑容,想到噩梦后那人轻轻拍着自己的脊背告诉自己梦都是反的,想到那个寂静夜晚表达的心意和师兄颤抖的声音。还好,还好我又遇到了你,在这个一切开始的地方。

  秋水是被耳边嘶吼的野兽一样的声音吵醒的,他一睁眼就看到了梦中刚出现过的归一的脸。他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就看到归一拿起剑就往外冲,他摇了摇自己还有点懵的脑袋,也拿起剑紧随其后。看着面前的魍魉的四散奔逃的人们,归一心下一凛,一场恶战怕是免不了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归一只能靠本能去抵挡和攻击,本就经过了长途的舟车劳顿,现在已经没有多少力气去和魍魉抗衡了,短兵相接,兵器触碰摩擦打击出的金属的声音让人心生寒意。
  归一避开一次一次的攻击,秋水在另一边也在找魍魉的破绽。不行啊我快坚持不住了。师兄。归一麻木的感受着虎口的震动,又提剑扛过魍魉的一次下劈,右脚蹬地,一跃而起从魍魉头顶向下劈去,想着赶快解决了眼前的事快去好好睡一觉。
  他正浑浑噩噩的想着,突然感觉身后一阵劲风划过。同时他也刚好解决了面前的魍魉,赶忙回头去看,而回答他的只有还温热的鲜血,带着浓厚的铁锈味扑面而来。秋水在他身后挡下了另一只魍魉的致命一击,同时也把剑刺进了那魍魉的胸口。归一就那样愣在原地,看着秋水蓝色的道袍染上大片的鲜血,慢慢的在他面前倒下,那个背影,就想那个月夜的背影一样孤寂,刺痛了归一的心脏。他俯下身,也不管自己白色的衣袍粘上污秽,归一伸出颤抖的手,抚上秋水溅上斑斑血迹的脸。

  为什么啊,为什么不给我一个忏悔的机会。为什么不给我一个亲口告诉他君心似我心的机会。我才刚见到他,我还什么都没有说出口。明明才刚开始啊,为什么就这样结束了?自己心里以为的新的开始原来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完结吗。我不甘心啊。归一只大脑空白的拾起地上已经断成两截的秋水剑,放进了剑匣里。也不去管身后的血腥,只觉得背上的剑匣重若千钧,仿佛负上了整个世界。

“人生何如不相识,君老江南我燕北。
何如相逢不相合,更无别恨横胸臆。”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