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七号

一条什么都不会的咸鱼。尝试写小段子。

【曦孤】关于一方幼体的脑洞

曦月x孤剑
曦月幼化注意
ooc有

  孤剑是被头上的刺痛叫醒的。他尝试单手将身体撑起来,往后挪了一点靠在了床板上。揉了揉眼睛,慢悠悠的睁开还带着迷茫神色的双眼。
  “嗯……?”孤剑看着眼前的小家伙愣住了。“不对啊,我昨天没和曦月干什么吧。这是什么,怎么孩子都出来了。?”孤剑混乱的想着。“曦月?”孤剑朝外叫了一声,“你看哪呢我在你面前啊傻子。”这次孤剑是彻底懵了。开什么玩笑呢,是不是我起床的方式不对。在孤剑还在迷茫的时候,面前的小家伙又伸手拽了一把孤剑的长发,“嘶,干什么,你小时候就这么皮吗?”孤剑掰开曦月的小手,捏了一把他的脸,“啊好软。”“唔……你这混蛋在干什么,放开我!”孤剑也没管曦月的挣扎,凑近他认真的看了一会。还是那个摄人心魄的金色眼瞳,虽没有之前的那种隐秘的几分不羁与放荡,不过还是看得出肯定也是一肚子坏水的主儿。头上只有纯净的白,让人忍不住伸手去揉揉。小时候比现在可爱多了,孤剑想着。“你是谁啊,这里有吃的吗,我饿了。”嗯?没有长大之后的记忆吗?孤剑忍住了说我是你爸爸的想法,把曦月团子安放好之后就去准备吃食。等孤剑从厨房回来的时候,看着自己东倒西歪的茶杯和散落在地上的典籍以及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动不了的曦月,默默收回了觉得小时候的曦月可爱的想法。
  等把一切都收拾好,曦月团子也拼命的从被子中挣脱出来之后,孤剑牵着团子的小手把他领到桌前,曦月跪坐好,却不放开孤剑的手,用自己的小手紧紧的拽住孤剑的食指。睁着金闪闪的大眼睛“大哥哥,你叫什么啊?”孤剑被叫的一愣,垂下眼眸,嘴角也弯出了一个好看的弧度,“孤剑。”
  吃完饭曦月就开始闲不住了,在孤剑屋子里跑来跑去,一会翻看书,一会跑去扯孤剑衣服的下摆然后掉头就跑。孤剑端坐在矮脚桌旁,一边品茗一边告诉自己杀人犯法。闹腾了很久,曦月团子大概也是累了,啪叽一声坐在了孤剑对面的圆垫上。“要喝茶吗?”孤剑捧了一杯茶给曦月,曦月闻了闻,皱了皱眉,但还是啜饮一口。看着瘪着嘴的曦月,孤剑不由得轻笑了两声,摇了摇头。“茶有什么好喝的,我们江湖人士,就应该饮酒!”曦月正经的对孤剑说。就他这小模样还江湖人士呢。曦月吧嗒吧嗒的跑到孤剑身边坐下,抬头看他耳朵上夹的那个金色的如同太阳一般的耳坠。“孤剑哥哥,这个是你在集市上买的吗?”孤剑闻声放下了茶杯,偏头想避过曦月炽热的视线。“不是,是友人所赠。”“友人?感觉送这些东西的应该是爱人吧?”曦月团子忍不住追问,“不,不是的。”孤剑忍不住稍稍红了脸。“那孤剑哥哥没有爱人吗?那孤剑哥哥这么好看我长大了之后可以娶孤剑哥哥吗?”孤剑一愣,回头对上了那个金色的眼瞳,那里面藏着的,是热切的期盼吧。“好……好啊。”孤剑看着那样的眼睛愣了愣神。“嘿嘿。那孤剑哥哥可逃不掉了哦。”曦月团子的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张开小小的双臂扑进了孤剑怀里,毛茸茸的头发蹭的孤剑的脖子痒痒的,嗯,是曦月的味道。曦月团子把头埋进孤剑的长发里,又侧过头在孤剑耳边轻轻的吹了口气,“孤剑哥哥身上,好香。”孤剑大概自己也没想过有一天会被小时候的曦月撩的说不出话来,沾染着薄红的耳尖忍不住的发颤,只能轻轻的拍着曦月团子的背,让怀里的那人看不见自己羞红的脸。
  也许是气氛太温馨,也许是茶香过分的惑人,两人就这样睡着了。等孤剑再一次被身上的重量压醒的时候,看着和自己一般高的曦月挂在自己身上睡的沉沉的,心情复杂。忍不住侧头去看那人的睡颜,轻轻闪动着的睫毛挠的人心里痒痒的,孤剑抚上曦月的头发,嗯,还是软软的。果然还是睡着的时候最可爱啊,想着轻轻的在曦月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曦月埋在孤剑怀里,偷偷的翘起了嘴角。
  至于后来曦月给孤剑讲他做了一个自己变小了的梦,孤剑想起自己是怎么被曦月团子逗弄之后不让曦月上床,曦月还一脸懵逼的抱着枕头站在房门外面,就是另一个可爱的小插曲了。
  “明明在梦里面还答应嫁给我了啊,亲爱的孤剑哥哥。”曦月想着,舔了舔唇角。

评论(4)

热度(66)